歡迎來到中國貿易新聞網(中貿網)
主管: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CCPIT) 主辦:中國貿易報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會展新說|沉浸時代,競爭科技還是內容?

來源:中國貿易報 作者:宋曉東 2021-01-19 08:25:47

20世紀70年代,心理學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首次提出Flow這一概念。他在著作《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中解釋說,那是一種“完全沉浸在某件工作中的狀態”,在這種狀態里,人感到充滿活力,精神高度集中,忘記了自己和周圍一切,并且從這件工作中享受到愉悅。Flow亦指受眾的情感深度浸入某項活動,達到主觀忘我的狀態,這便是“沉浸”的雛形。

隨著時代和科技的發展,“沉浸式體驗”開始應用于文化產業及文博領域,尤其是越來越多的博物館、美術館等機構摒棄陳舊的展陳設計,偏好于用光影演繹歷史進程,用聲色詮釋藝術背后的文化內涵。于是,AR、VR、全息技術等一系列“黑科技”的應用不僅重新構建了信息文化與情感的傳播路徑,拓寬了受眾群體范圍,更使博物館真正擺脫了實體文物及文化資源分布不均的限制。同時,展覽的重心也開始由藏品、文物轉移到人身上,更加注重觀眾的感受,通過將文化、藝術轉述為聲、光、電的形式刺激觀眾的感官,增強受眾對文化與情感的感知與共鳴,從而使信息知識直接可視化。

但囿于沉浸媒介的弊端,市場上有相當一部分沉浸展,在呈現信息的過程中過于表面化和娛樂化,一味追求形式和效果,不注重內容的深度挖掘、關鍵信息的演繹與情感的傳遞,展示給觀眾的并不是有價值信息的可視化和文化內涵的數字化表達,而是淺薄、喧鬧的感受和體驗。觀眾在參觀時,除了五光十色的照片,展覽本身并不具有可思考性與啟發性,更未帶給觀眾內心深層次情感的牽動與共鳴,從而失去對文化整體的理性把握與思考,最終違背了展覽的初衷。

同時,“以點及面”作為沉浸展的特點,既是優勢也是弊端。其優勢在于,通過在展覽主題內擷取最具有代表性的精華,并加以數字化藝術展現或通過藝術裝置的轉化,便可達到形神兼備的效果。如張之洞與武漢博物館,展館內多次巧妙使用了藝術裝置,將史實和信息可視化,“寥寥數筆”就將張之洞在武漢的改革成就與心路歷程表現得淋漓盡致,極富有感染力。沉浸展有別于傳統意義上的展覽,并不能通過一個完整的時間序列和傳統文化的傳播語境去論述與呈現,很難為觀眾建立起一個全面的知識體系和理論框架,無法實現深層次的文化思考與傳播。要解決這一問題,沉浸展覽在策劃中必須將展覽的重心放到內容上,將時間線或主題邏輯線引入空間概念中,比如河北涿鹿博物館巧妙構筑展覽四維空間,通過新穎的展示手法讓觀眾獲取有效信息。

鑒于此,一場能帶給觀眾思考的優質沉浸展,越需要雕琢內容,通過數字藝術去闡釋、呈現最精華、最有代表性、最具獨特視角的文化信息、歷史與觀點、情感,如此,觀眾才能真正沉浸其中,去體悟文化的精深與情感上的共鳴。同時,筆者絕不認為沉浸展的存在能夠代替擁有實體文物與藏品的展館。恰恰相反,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關系,越是數字化發展的時代,就越需要文物與藏品。沉浸式展覽這場光影與聲色的盛宴更像是一個引子,它廣泛地吸引著觀眾前去參觀,通過新穎的形式將晦澀難懂的文獻與信息藝術化表達出來,同時在每個人的心里埋下一顆文化認同和文化自信的種子,推動著更多人喜愛、鉆研、傳播文化與藝術。

(作者系上海風語筑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策劃總監)


責任編輯:葛巖

網站首頁 | 貿易論壇 | 手機客戶端 | 貿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東路靜安西街2號樓 | 辦公室:8610-84541822 | 編輯部:8610-84541822

公安機關備案號:11010502034811    京ICP備05001841號-3 中國貿易報?版權所有2006-2017

香港赛马会赛马直播